第884章 879议和

小说: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作者:糯米滋海豹
    跨越通道而来的元老院特使,静静注视着芙拉索蕾雅沙盘上那道无法被忽视的黑色路径,一言不发。

    “通过各种消息渠道收集而来的消息,我们已经基本确定这个煤球,就是晨曦领主。”

    “两日前,他出现在血肉泉眼活跃的城镇,将七百五十二名血肉泉眼召唤师尽数抹去——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有着完整尸体的数字,根据现场附近散落的各式部件看,他应当召唤了晨曦战场上臭名昭著的血肉召唤物,并吞食了其中一部分。”

    “血肉泉眼之主罗塔里不知所踪,初步断定为阵亡。”

    “一日后,他穿越呼风者山脉,与运送补给的审判军团遭遇,两百七十人亡于他释放的巨型火球。”

    “摆脱纠缠后,晨曦领主继续翻越山脉,向着西北继续活动,并在这里再次与沉默军团长卡纳图斯遭遇,卡纳图斯军团长被从天而落的光剑贯穿而死。”

    元老院特使不禁蹙眉,自多蕾卡开始,沉默军团长像是被梅拉这片土地诅咒了,先后四位,均已阵亡。

    “救援卡纳图斯军团长的审判军团长欧菲妮亚负伤,她声称自己看到了一本漂浮于半空中的书,每当书本翻页,便会投下威力巨大的魔法。”

    “目前我们已经再次丢失了晨曦领主的踪迹。”

    “位于前线的焦土军团长已与斯莱戈形成僵持态势,斯莱戈的防线严密,高阶法师众多,且出现了穿戴与俄偌恩同款制式盔甲的精锐队伍,他们的盔甲能有效免疫抑魔覆盖制造的场。”

    “两个通道被摧毁后,单通道传送物资、兵力频率已经达到极限,阵线无限拉长的后果无法承受,即便要继续发动攻势,也需要先稳固已有区域。”

    芙拉索蕾雅的副官一口气将汇总而来的消息介绍给了元老院特使,不出意外,没有一条好消息。

    从三大军团久攻晨曦领不下开始,事情便产生了变化,晨曦领那副摇摇欲坠的假象令元老院乃至于军团长们都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至于将原本一击不中,迅速抽身转进的部署抛之脑后。

    六十天的鏖战,空费俄偌恩大量宝贵的窗口期,如今那些错误决断所带来的恶果正在一一呈现。

    当然……最主要的问题,仍是晨曦之主,暴食者路禹。

    元老院特使不甘心地问:“我们的抑魔,真的对他不起作用吗?”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起初是疑惑,如今语气中只剩下郁闷与沮丧,芙拉索蕾雅静观无言,这与无数直面过路禹,且全身而退的俄偌恩法师反应一致。

    拒绝相信,然后认清现实,理解现实,最后……接受现实。

    路禹的恐怖是客观存在的,不会以元老院的意志转移,在知晓他通过何种力量抵御抑魔侵袭前,能取胜的方式,其一是以绝对庞大的数量,围剿,淹没他。

    其二……

    特使问:“凯塔斯在哪?”

    芙拉索蕾雅有所猜测,但依旧不发一言,直到被特使直视,这才缓缓吐出一句“不知道”。

    “如果凯塔斯能战胜他,一切就会迎刃而解的。”

    这份幻想被芙拉索蕾雅无情击破:“梅拉大陆还有一位名叫雪怪的九阶……至于隐秘的角落中是否还有更多,无从得知……我们能有几位凯塔斯呢?”

    “允许我再提醒你一点,特使大人,如果您想通过虫群淹死梅拉的有生抵抗力量,那么就需要将剩下两个传送通道全都压上赌桌,这才能最大限度的暴兵,完成全线总攻……有弊有利,这么做,俄偌恩恐怕难以在勘探船寻觅到无人大陆后集体迁徙。”

    “您现在总揽着决断大权,手上握着的,是全俄偌恩人的命运,希望你慎言,慎思,慎行。”

    特使此刻知晓为何元老院在监察官返回后吵成一团了。

    继续攻打梅拉无异于放弃一切后路,狂赌。

    这种像是输急眼的赌徒才能做出的决断已经被大量的元老反对,即便最激进的主战派都只能委宛地表达了“应该试一试”,而不是直言不讳“放手一搏”。

    “全俄偌恩生灵未来”的责任之重,足以令人每个人喘不过气。

    信使不顾亲卫阻拦闯入了房间,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凯尔莫斯群森附近发现煤球魔物,巡逻卫队全灭!”

    芙拉索蕾雅瞥了一眼沙盘:“它距离最后一个传送通道,越来越近了。”

    “通道四周已经建立起了绝对严密的防御。”特使忐忑地说,“他们是万中挑一的绝对强者。”

    芙拉索蕾雅平静地赞美:“他可能是梅拉这片广袤富饶大陆千万人中难出一位的天才,万里挑一,对他,还不够。”

    “特使大人,您可以犹豫,元老院也可以犹豫,只不过,时间这一次不在俄偌恩一侧,最后的通道一旦出现意外,数十万俄偌恩法师就将永远被困在梅拉,魔力潮会将我们一点点侵蚀,最终化为行尸般腐朽的丑陋之物。”

    已经喘不过气的特使咬紧牙关,向元老院发出了通讯。

    ……

    ……

    路禹并没有继续深入威胁最后一个传送通道,他与凯塔斯的计划始终是施压,在元老院能接受的范围内,主动撤退,而不是最终气急败坏破釜沉舟,通道全开,将虫群散至梅拉全境,令战局糜烂。

    届时,即便路禹等人再强大,面对四处着火的局势,也只能坐视着两败俱伤的结局到来。

    另一个原因则是……贡品吃完了。

    来自银枫的赐福很快就将减弱,而璐璐仍未彻底掌握领域的技巧,应对复数级的抑魔力量,想要继续写意地游龙有些难度。

    已经被训练成煤球架子,三人坐骑的浊魇习惯了煤球趴窝,触手缠绕的日常,突然的分离令她居然有些不适应。

    “会结束吗?”浊魇问。

    虽然对于达斯米洛她没有多少好感,但意识到自己的人生是被菲茨诺德操控,她也释怀了不少。

    达斯米洛虽然未曾受到战争的袭扰,然而议事会对这片土地的极度压榨真是让拉文尼斯都自愧不如,狄维克都黯然落泪。

    一个能让俄偌恩军团长写信提醒不要“煎迫过急”的地方,一个能让军团长们敬而远之的执政群体……

    “应该快了,芙拉索蕾雅应该认可了凯塔斯的做法,你没发现这些天坐镇后方的黄昏军团始终不曾配合其他军团行动,围剿我们吗?”路禹回想起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凯塔斯意志的继承者……会引导着其他人走向撤兵这一选择的。”

    看浊魇有些沉默,路禹打趣:“刚才你看上去很同情达斯米洛的人,既然菲茨诺德已死,你也已经释怀,不如战争结束之后,我帮助你重建议事会,你去当大议事长?”

    浊魇愕然,随即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请让我继续留在三位主人的身边吧……比起那些,我更想亲眼见证晨曦领飞向天穹的那一日。”

    “那可是大议事长,很大的权利哦。”

    浊魇坚定地摇头。

    “自由身都不要,这么喜欢当女仆吗?”璐璐哈哈大笑,“诺埃尔听了大概会一瞬坏笑起来吧?”

    “你现在的反应就很像诺埃尔。”塞拉忍不住吐槽。

    “说起来……”路禹想起了一件事,“诺埃尔把那位被多蕾卡的死对头扣下来很久了吧,恢复通讯之后,他好像没有和我炫耀过这件事……”

    塞拉立时会意:“居然,还没得手?”

    “我估计是,不然他早就兴高采烈,绘声绘色地显摆起来了,这种事情他向来不会藏着掖着。”

    “有这么忠诚吗?”璐璐不禁纳闷,“还是诺埃尔遇上对手了?”

    诺埃尔此时正打着哈欠走进禁魔房,已经随遇而安到,能和女仆长希露薇攀谈梅拉各种趣闻逸事的温蒂瞥了一眼,随即闭上了嘴。

    长时间被关在禁魔房内,温蒂看上去有些病弱,她心安理得地吃着端进来的饭菜,狼吞虎咽——有了几次被诺埃尔抢食的经历,她已经做不到太矜持。

    尽管她知道诺埃尔就是希望看到她这样,一点点放下内心的坚持。

    希露薇毫无保留地告知了她梅拉与俄偌恩激战的各种细节,包括晨曦战场俄偌恩的节节败退,如今北方战线斯莱戈与俄偌恩的僵持,等等。

    温蒂对这些信息都保持“你随便说,信一个字算我输”的态度。

    六十天攻打不下晨曦领?

    荒诞。

    空岛坠落,摧毁传送通道?

    哪来的蹩脚吟游诗人,能编造出这样的情节,他真的不考虑一下逻辑吗?

    “今天胃口也很好啊。”

    不知为何,诺埃尔今天的笑意很浓,眉眼都透着让温蒂嫌弃的亢奋与欢喜。

    “毕竟总是有没教养的人直接上手,抓走我盘里的饭菜。”

    “你是说这样?”

    诺埃尔夺走了温蒂盘子里的酱肘子——晨曦领独家配方,一箱衣服换来的,血赚!

    “哇,吃肘子就得先吃皮……肥肥糯糯,一点也不腻。”

    太没教养了,诺埃尔吃得满嘴是油还吧唧嘴!

    到底有没有教过他餐桌礼仪啊!

    但是温蒂却下意识咽了口水……即便知道这些菜式做法都出自晨曦领,她仍旧不可避免迷恋上了这种滋味。

    “别吃这么快,哎,注意餐桌礼仪。”

    温蒂呛住了,剧烈咳嗽了起来,满脸通红。

    “哎,这里只有一杯水,可我已经喝了两口,你真的要喝吗?”

    温蒂顾不了这么多了,直接抢过来,吨吨吨。

    “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和你分享。”诺埃尔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欣赏着温蒂的吃播。

    “是你脑内的战线又推进,从一场胜利走向另一场胜利了吗?”温蒂戏谑地撇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