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0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第五十一章

    陈岁淮又观察了乔璟好一阵, 才确定了这个事情。于是乔璟突然奋发学习,在公司吃再多苦也默默承受着,不生半丝退意的事情, 一时间也都让他找到了说得通的理由。

    可没等陈岁淮想明白乔璟究竟从何洞察到这风声, 又为什么选择独自调查, 他就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包裹。

    送快递的人不来自于市面上任何一家快递公司,全身穿着黑色, 将脸遮挡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守在陈岁淮学院门口等他下课, 然后把包裹直接递给他本人。

    陈岁淮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是谁。他曾经乔氏的某个员工,因为犯了大错很多年前被乔岩辞退, 乔慎之却在暗地里接济了他一把, 后来还修改了那人儿子的履历, 将他偷偷塞入乔氏, 越级晋升,短短几年里混到了中高层职位。

    简单来说,父亲替乔慎之在外做各种见不得人的事,儿子则是他插在乔氏的一枚棋子。

    但问题是,乔慎之找他做什么?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乔慎之在知道陈岁淮的真实身份之前,完全没拿正眼看过他,更别说派出自己的心腹偷偷联系他了。

    陈岁淮犹豫了许久,才拆开了那个包裹。

    几秒钟后, 他直接拨打了里头夹着一张名片上乔慎之的电话号码。

    “你想做什么?”陈岁淮急到连自我介绍的过程都省略, 直截了当地问道。

    乔慎之一愣:“我原本以为你会去核实一下事情的真实性再来找我, 没想到……”

    那包裹里放着两份文件,一份是乔岩与乔璟的亲子鉴定证书, 另一份则是乔岩与陈岁淮的。

    在乔慎之发现乔璟的秘密后,几乎不多思索地就在陈岁淮与乔璟回家时取了他的DNA去做鉴定。

    这结果先是让乔慎之感到非常意外,可仔细回想先前的几次见面,陈岁淮带给他那诡异的熟悉感——外形身高上给人的压迫程度,还有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的性子,都与乔家人如出一辙。乔慎之就又觉得这个结果在情理之中。

    可是以他对乔家血性和陈岁淮的了解,陈岁淮应当对这结果更加冷静些。

    他应该去反复验证这个消息的真实与否,仔细斟酌在什么时间点和场合下捅出身份最有利于自己的未来发展,以便于从乔家夺得更多的东西,然后以此来向自己谈判,用金钱以及地位作许诺,求得乔家长子出面替他与乔氏周旋,最终实现两人双赢的好结局。

    谁知道陈岁淮居然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

    乔慎之不由思考起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这个陈岁淮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深于城府,属实算不得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到底年轻气盛,太嫩了些。可乔慎之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个缺点。头脑简单意味着好控制,掌握住陈岁淮的弱点后,他就能有更多势力渗入乔氏。

    乔岩并不喜欢他这个体弱多病的儿子,乔慎之从小就知道这点。所以从他记事起就一直嫉妒着乔璟,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父亲更多的关照,甚至早早就注定是乔氏继承者的身份,哪怕在乔慎之看来,乔璟除了容貌与相对健康的身体,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比得过自己的地方。

    而乔璟身上最让他觉得厌恶的,就是他的没心没肺。

    乔慎之从来没在乔璟身上得到过对自己的怜悯。

    乔慎之对他笑,他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地贴过来;乔慎之打他骂他,乔璟就躲到角落里仔细观察他,等他脾气过去又不记仇地走出来。

    这让乔慎之感觉自己就是个没用又脾气不好的寻常哥哥,而非应当呼风唤雨、身居高位的乔氏长子。他不喜欢手足情深这种黏糊糊的感情,也讨厌试图从自己身上寻找普通兄弟情谊的乔璟。乔家人天生就应该斗得你死我活,撕扯出群体中的一个王——乔岩和他的弟兄们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乔慎之宁可乔璟高高在上地可怜他天生有缺,也不想乔璟对自己抱有兄友弟恭的幻想。

    除此以外,乔璟居然对于父亲明目张胆的偏爱毫无察觉,不珍惜也就罢了,甚至对于乔慎之无法触及的乔氏都不放在心上。乔慎之觉得乔氏落在乔璟手上迟早式微,就算苟延残喘个十几年,他也从中得不到什么好处。

    再加上他的母亲也是在怀上乔璟后性情大变,待他不如从前那样温柔细致,最后甚至因生产乔璟而亡,乔慎之对乔璟当真恨之入骨。

    相比之下,乔慎之看陈岁淮顺眼多了。至少他吃过的苦不比自己少,光这一点就让乔慎之的内心稍微舒缓了些。

    “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陈岁淮打断了乔慎之的话,继续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不需要知道我从哪里知道这些,只需要知道……哥哥不会害你。”

    陈岁淮听到乔慎之自称“哥哥”这两个字,恶心得胃里翻江倒海,寒毛根根竖起:“你究竟想做什么?”

    乔慎之见陈岁淮怎么都不开窍,就也懒得与他打谜语,挑明自己的意图:“我知道你现在在乔氏做得不错,我有些能用得上的人在乔氏,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这些人全都听你调遣。”

    “我们联手拿下乔氏的控制权,将乔璟赶出乔家,清理乔氏那些不怀好意的吸血虫,然后共同瓜分这座金山如何?”乔慎之将条件一一抛出,“我手上本来就有一部分股份,乔璟手上也有,我会想办法把他的那部分拿过来——这傻子好骗的很,从小缺爱少陪伴又没自由,只要我对他态度好一点就会贴过来,很好处理。”

    陈岁淮沉默下来,乔慎之却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就趁热打铁,接着蛊惑道:“乔璟占了你的身份那么多年,享受的一切原本都是属于你的东西,你一定心里很生气吧?没关系,哥哥会帮你好好教训他,叫他把不该得到的全都交出来不说,也必须把你受的苦加倍吃回来,怎么样?”

    陈岁淮对乔慎之先前说的那些无动于衷,却在听到他后面对乔璟的评价与恶语时,无名之火噌地窜上心头,恨不得把乔慎之从听筒的另一端拉扯出屏幕暴揍一顿。

    这世界上只有他可以觉得乔璟是个好骗的傻子,别人不能这样说他。

    乔璟缺的爱与陪伴有他来给,不曾体会的自由也有他来帮着成全,哪里轮得到乔慎之这样的渣滓评头论足?

    可陈岁淮也清楚地知道,肺腑里这股怒气有一大半其实是冲着他自己来的。

    因为他早就罪该万死地让乔璟受过他不敢回想第二遍的苦了。

    “你手上的人?让我想想……地产与消费线两个子公司的有五个高管,总部财务和人事据我所知也各有两个你的人。”陈岁淮几乎不带思索地报出了几个让乔慎之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的名字,然后沉着地说,“这就很惊讶了吗?乔氏几次股价的波动背后你做了多少手脚,需要我一一帮你算清楚吗?”

    乔慎之:“不可能,你没有证据……”

    “谁说我没有?”

    陈岁淮确实没有。上一世他与纪澜挖出这些乔慎之与其它乔家人埋下的中高层,花了足足两三年的时间确定名单,再逐一收集资料。

    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中间涉及了无数复杂的人际利益,若是草率连根拔起,非但不能清楚干净这些眼线,反倒会将乔氏元气大伤。

    陈岁淮只是在诓乔慎之,就赌他现如今还不敢与乔岩正面对着干,把做过的事公之于众。

    贪婪之心一旦暴露出来,乔慎之现在有的那些都会被乔岩收回,脑海中“夺权篡位”的设想再无实现的可能。

    “和你今天的对话我也都录下来了,你说如果我把这些交给乔岩,他会怎么做?”

    到了那时,受到惩罚的只有乔慎之一个人,陈岁淮什么损失都没有。

    乔慎之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你虽然没有损失,可是也得不到什么啊?你以为乔岩会因此对你刮目相看、感激你大义灭亲?不可能的,我爸这个人对血缘关系凉薄得很,他那么宠爱乔璟,内心都一直防着他,又怎么可能对你这个半路窜出来的亲生子多么信任?”

    “你这么做图什么?”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与我合作对你有利无害,陈岁淮,你不要不识抬举。”

    “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图的。”陈岁淮冷漠地说,“我是在威胁你,接下来的日子在乔家夹紧尾巴谨言慎行,毕竟我手上有足够叫你被乔岩扫地出门的证据。”

    “你疯了吗?”

    陈岁淮说:“我没疯,你要是敢动乔璟一根毫毛,我保证叫你最后的日子里连个人样都没有。”

    他怒火攻心,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拼命抑制心里翻滚的暴|虐情绪,以至于根本没有听到客厅开门的钥匙声。

    “谁人样都没有?”乔璟打开房门,探头张望,“你又去打陶琛了?他上次那两颗门牙到现在才种完,给人留个喘气的时间吧。”

    陈岁淮唯一庆幸的事情就是刚才看到文档的第一时间就点火把它烧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不然还不知道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没去打他,就威胁两句。”陈岁淮顺着乔璟给的借口说下去,“他最近没再骚扰你吧?”

    “哪会,之前消停了一阵子,笃定我不能拿乔氏压他们家之后又开始散播谣言,可被你打了一顿以后服服帖帖的,现在看到我就绕道走。”

    乔璟先前劝了陈岁淮好一阵子不要冲动,结果一个没看住还是把人打了,赔门牙钱倒是小事,害得陈岁淮被取消了下学期的奖学金评定这个惩罚让乔璟念叨了许久,担心档案记过要是不能消除,会对陈岁淮的未来职业生涯有影响。

    “你没事就好。”陈岁淮只是轻描淡写地这么说,这句话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好像在他的世界里除了乔璟安好,别的事都不值一提。

    “所以你为啥又威胁上他了?”

    陈岁淮看清乔璟眼中的疑色,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别的说辞把事情圆过去,就凑上去亲乔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