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第七十六章 结局

    陈岁淮觉得有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在自己眼前缓缓打开。

    他再三确认, 才终于说服了自己,这就是乔璟的账号。

    乔璟的画作一向是以色彩丰富大胆,叙事角度奇特来彰显个人风格的, 可是当这种特质展露在不太寻常的作品上时, 陈岁淮大为震撼。

    ……

    为什么一页划到底, 全是各种各样的裸|男啊?

    长发的短发的,露胸露腰露背的, 长翅膀的有鱼尾的……

    陈岁淮不死心地多翻了两页, 除了中间偶尔夹杂的几幅商业插画片段, 清一色都是让人看了荷尔蒙激涨、各种颜色的肉|体。

    画到这个地步一张都不被夹,也是够厉害的。

    陈岁淮局促地咽了口唾液, 试图带着欣赏艺术的视角重新端倪起这些画作。老实说是真的很漂亮, 不管是人物的神色还是动作, 都尽可能大大方方, 没有任何其它隐喻,可陈岁淮依然看得浑身发毛。

    他带着这怪异的目光转而往床上的乔璟看去,却发现那人眼睫微颤,即将要醒过来。陈岁淮连忙摁了快捷键将电脑待机。

    “你回来啦。”乔璟伸了个懒腰,对陈岁淮习惯性地张手,等着他来给自己摸头揉肩,帮着自己清醒过来。

    可是今天陈岁淮的动作好像怎么都有些生硬,乔璟就抬头去看:“你看我眼神怎么怪怪的。”

    陈岁淮不自然地用手捏成拳,在嘴边欲盖弥彰地咳了下:“没有, 你看错了。”

    乔璟眨了眨眼, 觉得自己可能是刚起来眼睛有些干, 看不清东西。他怎么觉得陈岁淮脸有些红?两个人都在一起多久了,陈岁淮又是这脸皮, 哪里可能没啥事脸乱红呢。

    “噢,好吧。”乔璟捏了捏陈岁淮的手,“明天晚上去和司一柠纪澜吃饭,你还要加班吗?要是赶不过来我自己去就好啦。”

    “纪澜能过来,我肯定也行。”

    乔璟这才反应过来:“啊对,你们是一起工作的。”他渐渐已经能接受纪澜这么小年纪就已经跟得上陈岁淮思路,在乔氏打下手的事情。除了偶尔叮嘱陈岁淮给这个刚进大学没多久的新生多些时间学习、和同学们出去玩,就完全不操心那两人的事。

    陈岁淮又问:“为什么突然要一起吃饭?他俩在一起了?”

    “没有。”乔璟叹了口气,“司一柠突然报了个游学项目,要去北美读半学期的课,报得火急火燎的,下周就要出发了。”

    “游学?”难怪看最近纪澜魂不守舍的样子,原来是感情上出了些问题。

    乔璟点头:“她之前就有在考虑要不要出国重新读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还没想清楚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就想多走走看看。”

    陈岁淮有些惊讶:“出国读什么?”

    “数学或者统计之类的吧,她其实对经济学挺感兴趣的,不仅在纠结要不要去一个新地方深造,还在思考如果决定去了,是往纯理论的方向深入钻研,还是选择实用性更强的学科。”

    从纪澜那边听了些只言片语,陈岁淮对于司一柠有心换专业的事情略有耳闻,他感到意外的是司一柠居然依旧会走上留学的道路。

    “看来有些人还有挺长一段路要走的。”

    回想起纪澜之前提起司一柠信心满满的模样,陈岁淮就觉得有些好笑。可他也没什么余力去关心得力下属的情感状况,因为第二日他几乎花了一整天在研究乔璟的微博主页上。

    原本陈岁淮只是惊讶乔璟是走这路数的艺术家,可越翻他越觉得事情不妙。

    乔璟早年突然大火的那几张图上画的人,陈岁淮没法不觉得眼熟。

    他上下打量再三,才斗胆确认那些顶着与自己截然不同相貌的人物的身体,确实是以他为模板画的。

    甚至在他肌肉量有波动的那段时间,乔璟笔下的人物体型也有着明显的差异。

    很显然,现在的乔璟在人体刻画上游刃有余,但早期必须得照着什么参照物才能下笔。

    而他很荣幸地做了一段时间参照物。

    “啧。”陈岁淮坐在办公桌前无意义地滑动着鼠标,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

    当初乔璟神采奕奕地在健身房东张西望,得知自己有运动习惯后那么积极地往家里搬器械,还想尽各种办法路过门口打量他两眼,原来并不是贪图肌肉男,或者喜欢他的身材。

    乔璟只是需要个模特而已。

    难怪两个人在一起后乔璟光顾家里健身房的次数并没有那么多了,陈岁淮还当他看习惯了自己不再稀罕,其实只是乔璟那段时间画熟了手,用不上他了。

    “真是……”陈岁淮有些郁闷,却又说不出乔璟哪儿不是来。

    他不知道是该埋怨一下乔璟当年的“别有用心”,还是该感谢自己正好满足了乔璟的需求——如果那时候出现在他身边有用的是其他人,乔璟会不会就因为这契机和别人在一起了?

    陈岁淮想了又想,觉得还是不要计较这么多了。至少乔璟不是个用完他就扔的绝情角色,陈岁淮对此已经感到十分满足了。

    可是……

    乔璟又不图他人,又不图他钱财,那有一天他万一哪里做的不好,不讨乔璟喜欢了,又该怎么办呢?

    陈岁淮忍不住发起愁来。

    *

    陈岁淮本来以为司一柠对纪澜是一点意思都没有的,可吃完送行饭后他又觉得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纪澜让我和你说下周三准他一天假,他要去送一柠。”

    陈岁淮翻了个白眼:“我那天有七个会。”

    乔璟大笑:“所以他才绕到我这里来替他请假。不过你也别总抓着个小孩儿压榨,公司里那么多有经验的秘书和助理,就算你信不过他们,也总不可能干不过一个大学生吧。”

    陈岁淮在心中默默腹诽:还真不能。

    所以这种唇枪舌战关头丢下他去送人的纪澜就更加面目可憎了起来。

    “算了,看在他确实帮我多赚了些钱,又找对了人求助的份上。”陈岁淮说,“他也托我来吹吹枕边风,问你能不能多套些司一柠的想法出来。”

    乔璟挑眉。

    陈岁淮说:“我一点都不感兴趣,真的不感兴趣,全都是纪澜问的,司一柠到底对他有意思吗?要是完全不喜欢,为什么那天吃饭的时候愁眉苦脸,和纪澜眼神对一下就脸红脖子粗的。要是喜欢,为什么不说清楚就满世界乱飞。”

    乔璟:“这可太像是纪澜会说的话了。”

    陈岁淮轻咳。

    乔璟说:“纪澜仔细算起来比一柠小了快三岁呢,虽然这年龄差在我看来没什么,但是一柠总归有些介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纪澜还是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小朋友,哪怕他现在西装革履看着比我们都要成熟好多,但人总是会被第一印象局限住的嘛。”

    “所以一柠她和我说想出去走走,让纪澜和自己都冷静冷静。如果回来了还是对彼此有感觉,到时候再做决定也不迟。”

    陈岁淮“哦”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凑到乔璟跟前说:“那你刚见到我的时候,说我是头山里来的小狼狗,很凶、不好接近。现在还被这第一印象局限着吗?”

    乔璟:“……?”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等等。

    “卧槽。”乔璟瞪大圆眼,脸因为羞耻涨得通红,“你怎么看到我账号了!”

    陈岁淮学着狗的模样,在乔璟唇边若有似无地舔了下:“没关系,狗认人,对自家人不凶。”

    乔璟爆炸:不光是狗不狗的问题,他微博里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画,陈岁淮不会也看过了吧?

    ……

    难怪他觉得这两天陈岁淮软磨硬泡拉着他试的新姿势有些眼熟呢。

    “我们说回正经的吧。”

    陈岁淮:“我没说不正经的啊。”

    “……”乔璟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这是一柠给我的说辞,她没和我多说过跟纪澜相处的细节,但我觉得九成九有戏,不然一柠不会在这种时候把自己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逼自己做决定。”

    陈岁淮见乔璟实在是害羞,便打算把这笔账稍许往后挪一下清算时间,顺着乔璟的话追问:“她做的决定不是自己学什么专业,要去哪个国家学吗?和纪澜有什么关系?”

    “有啊。”乔璟说,“人在开始一段感情之前,就是应该先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未来要往哪里去。只有自己完整了,才能在自己的生命里纳入另一个灵魂。”

    爱情只有锦上添花的时候,才更能凸显出它纯粹的价值。

    陈岁淮听着听着,双手不知道何时捏成拳,指甲深深刻入掌腹的肉中。

    “如果……我是说如果。”陈岁淮说,“你先前和我说的那个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你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爱上我吗?”

    “不会。”乔璟否认得很干脆。

    陈岁淮有些后悔问出那个问题,因为他比乔璟更清楚“梦中”的自己有多么可怖。若要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回到从前,恐怕也只会劝乔璟赶紧离开陷入疯狂执念的自己。

    就算乔璟骗他说会喜欢的,陈岁淮也不会相信。

    乔璟继续说:“因为我很清楚地感知到,那个状态下的我不会喜欢任何东西。”

    “我看不见天空、明月,感受不到花鸟的生机,尖锐的鸣叫和心底的嘶吼充斥着我的耳朵,整个世界没有一点吸引我的地方,我不喜欢那样的自己,又怎么可能有余地去喜欢你——无论当时的你用什么样的模样出现在我面前。”

    乔璟看了眼神色凝重的陈岁淮,试图让气氛轻松起来,便扯了扯他的脸:“不过梦里那个顶着你面貌的家伙真的不太讨喜,我还是喜欢这样的陈岁淮,你可千万别乱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