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0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第三十一章

    乔璟很想骗自己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又是他做的无法告人的荒唐梦, 可他又是那么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

    事到如今,他反而不想着躲陈岁淮了,一切都防备和困惑都成了没有意义的计较。

    没想到陈岁淮却敢做不敢当起来。

    其实严格算起来他也没做什么, 一开始发泄般的啃咬到第二次上手的时候便轻缓许多, 乔璟觉得陈岁淮从野兽化身成了狼狗, 目光凶狠,却在温柔地舔舐他。

    虽然技术仍然差到令人发指, 乔璟却怎么都舍不得从这温柔中狠心抽身而去。

    他还没被人这么小心翼翼地讨好过。

    于是明明乔璟什么都没动, 到后面却累得连拒绝陈岁淮擦身的力气都没有。

    可收拾完一切, 还贴心地给乔璟还完衣服后,陈岁淮却说:“你不要多想。”

    “我还有多想的余地吗?”

    陈岁淮躺下的动作滞住一瞬, 轻飘飘地说:“男生之间经常互帮互助的, 寝室里也很常见。”

    乔璟:我是情商不高, 很多时候反应慢了点, 但你真当我傻子吗?

    再说了……他们互帮互助在哪里?

    乔璟低头看了眼陈岁淮那边被子明显隆起的一块,瑟缩了下。他反抗不了陈岁淮硬要帮助自己的手,却暂时还没打算礼尚往来。

    只是以前他可以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不是gay,现在却觉得这句话说出口有些底气不足。

    因为他确实在一个男生的手中释放了自己,哪怕起初并没有那么心甘情愿。

    可同样,他推拒的情绪也不够激烈。

    否则他现在应该起身愤怒地摔门而去,而不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陈岁淮身边,听他胡编乱造出这浑话来诓自己。

    此时此刻,乔璟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在诉说自己的疲倦, 可精神却无比清明。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点不够意思, 还有些莫名地矫情, 可是这前十九年堆叠起来的心理防线,就算一朝决了堤, 也不能塌陷得干干净净,所以他纠结了半天,也还是没能伸出手。

    陈岁淮见乔璟久不说话,以为他睡着了,就半侧身起来去看他。正巧对上乔璟澄澈的双眼,陈岁淮有些慌张地躺了回去:“你不信……自己去问班里的同学。”

    乔璟:“……”

    看来陈岁淮真的以为他是傻子。

    “没不信你。”乔璟习惯性地想伸手去拍一拍陈岁淮以示安抚,可手举到半空中却停了下来,半晌又收了回去,“不早了,睡吧。”

    已经很晚了,再有什么事,也等到明天再说吧。

    也怪陈岁淮选的做离谱事情的时间不太好,第二天是周六,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要是在周六的时候找借口外出,遁逃的意味就太明显了,反倒显得不够坦荡。

    陈岁淮每日起的很早,外出晨跑完了去买菜,回来给乔璟做早餐。

    他今天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的,一路上都在想回去以后,在乔璟起床后走出卧室的那一刻,他到底要和乔璟说什么。

    要笑吗?陈岁淮扯了扯嘴角,算了,他只有在有利可图的合作对象,或是有所求的官员面前才会摆出这客套又疏离的表情。

    乔璟和那些人之间没得可比,可陈岁淮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神情和举止对待自己亲近的人。

    亲近的人……陈岁淮默念了几遍这四个字,就觉得胸腔里暖洋洋的。

    其实早上一醒来,翻身看到乔璟的睡颜,陈岁淮就有些后悔昨天说出那些撇清关系的话了。那时他只担心气氛尴尬,又怕乔璟回过神来会翻脸不认人,就想着实在不行先保持以前的关系,两个人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行。

    陈岁淮觉得自己昨天实在是气上了头,如果让他现在重新做选择,一定不会这么冲动莽撞,怎么也得循循善诱,徐徐图之。

    虽然迈出这步他不后悔,可现在越想越后怕,乔璟是个脑子转不过弯来的,要是信了他的话,光去问问同学丢些面子也就算了,尝到甜头打算找别人再试试怎么办?

    他连乔璟和别人吃顿饭都不能接受,一想到乔璟有可能和别人做这样的事,陈岁淮都要疯了。

    从前看那些小视频了解相关知识的时候,陈岁淮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另一个男人用上这里面的姿势。可当他真的握住乔璟时,心里一点抵触都没有,只是在想乔璟既然是同性恋,应该很喜欢被这样对待吧。

    那他一定要卖力些,反正男人都一样脑子系在□□下,乔璟对他没有欲,他就努力让乔璟有。只要乔璟认识到他的好,能从他这里得到所有想要的,他也就算留住乔璟的人了。

    等做完那一切,陈岁淮竟然发现,自己已经足够满足了。以至于他因乔璟起的火,也不奢望乔璟帮他灭,就躺在那里听着乔璟逐渐绵长的呼吸声,直到身体上的一切慢慢冷却。

    这竟然比他从前给自己潦草打发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餍足。

    他真的喜欢上乔璟了,所以绝对不可能放没心没肺的乔璟去和别人试试。

    陈岁淮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回味着前夜心理和生理上感受过的所有,决定等乔璟起来,还是要提醒一下他们昨天发生的事情,确定好两人已经与之前产生质变的关系。

    乔璟同意了最好,要是不同意……他再想想办法,反正乔璟心软,只要磨上一阵,总会没辙的。

    这又不像前一世,他们之间有着不可挽回的隔阂。也幸好他醒悟地够早,没有让原本计划的一切落到实处。

    可是陈岁淮在客厅这么等啊等啊,等了很久,乔璟都没有起床。

    陈岁淮担忧地去看卧室里乔璟的状态,他睡得很深,却也很不安稳,眉头紧锁着,鬓边布满汗珠。

    陈岁淮伸手去探他的体温,并无异常。于是试着推了推乔璟:“醒醒,做噩梦了吗?”

    他的动作从轻到重,声音也越喊越响,乔璟终于被陈岁淮弄醒。

    起身的那一瞬间,乔璟急促地喘着气,侧首看到身边的陈岁淮,似乎好一会儿才看清楚他的脸,然后低头望向陈岁淮握着他小臂的手。

    然后惊恐地甩开。

    “我不知道啊,”他说,“对不起,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岁淮低头看了眼空落落的掌心,胸膛里心脏漏跳了一下:“你说什么?”

    他觉得这对话好像有些耳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发生过。可是陈岁淮也没法集中精神去想,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乔璟看着他的眼神吸引走。

    他投向陈岁淮的目光太复杂了,充斥着惊惧、不安,几乎要漫开的歉意,以及那些陈岁淮最不想见到的疲倦。

    乔璟眨了眨眼,就瞬间把这所有陈岁淮不敢深思的情绪藏到了浓密的睫毛之后,刚才条件反射甩开陈岁淮的那只手忽然又主动握住了他:“对不起,我做了个不太好的梦,不是故意……”

    陈岁淮俯身抱住了他:“不用和我道歉。”

    然后他才发现,怀中那人脸上带着笑,身体却在微微战栗。

    *

    乔璟做了个让他一时没办法抽身出来清醒的梦。

    梦里他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特别特别累。那种累是他很难描述的感觉,像是人困乏到极致的时候,会慢慢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操控能力。四肢健全,无病无痛,他却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乔璟睁着眼睛,瞳孔却没办法聚焦,他像一尊行尸走肉,周围人来人往很嘈杂,可他的世界很安静。

    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这时候,前台的小姐向他走过来:“乔先生,陈总说请您上去,您和我来吧。”

    乔璟这才看清周围的景象,这里是乔氏的大楼,那陈总说的是谁?总不能是陈岁淮吧。

    他的灵魂一会儿站在地上,一会儿腾到半空中,看着那个不受自己操控,却能清晰共情的躯体站了起来,跟上那位年轻的女士。

    起身的时候动作幅度有点大,他眼前一黑,人跟着晃了一下。

    “您没事吧?”女士的眼神有些不忍,想伸手去扶他,却又讪讪地收了回去。

    “没事,走吧。”“乔璟”对她笑了笑。

    他一路乘电梯上到公司的顶层,被领到一间很熟悉的办公室面前,然后敲了敲门。

    “进。”

    乔璟推开门走进去,确认了一件事,这确实是他爸爸的办公室。

    可里面的装修完全不一样,会客桌上两尊金牛和貔貅的摆件被散落的文件替代,墙上装模作样挂的山水画和书法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反而按上了几个屏幕,实时滚动一些新闻咨询和几国股市指标波动情况。

    而办公桌后面坐着的也不是乔岩,是刚才那个女士口中的陈总。

    陈岁淮。

    乔璟忽然精神了两分,想挣脱那个“自己”去与他打招呼,却在陈岁淮抬头的瞬间僵住了身体。

    这好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陈岁淮。

    他的眼神十分冷漠,说在看一个陌生人都不为过。可说出来的话却彰显着他与自己不仅相识,而且似乎对自己……

    极其厌恶。

    “什么风把您吹来了。”陈岁淮的语气带着乔璟不能理解的刻薄,“我们曾经的……乔二少爷。”

    “乔璟”将身后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就这么站在入口处,也不往里走,说:“我已经不是乔家人了。”

    “这间办公室里的地毯也不是只有乔家人才能踩的,过来坐。”

    “乔璟”依然呆呆地杵在那里,似乎花了些时间才听明白陈岁淮的话,片刻后才说:“我有些话要和你说,说完就走。”

    “也是,这地方你比我熟悉,总不用我来教你做事。”陈岁淮也不再强求,从旁边的酒柜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