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0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第六十一章

    山中的村民们在与乔璟相处了一段时间后, 总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他是老天给他们村庄保持淳朴的奖励。

    他们这里来过许许多多的支教老师,有些是学生假期抽空来混个证书,有些老师把这里当成晋升必经的考验之一, 真心为了帮助他们, 并且能克服山中艰苦条件多留几个月的, 还从来没出现过。

    村民们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却觉得这都是人之常情, 没什么好多抱怨的。

    不管抱着怎么样的目的, 那些老师们多少认真陪着孩子们走过一段, 这就很值得他们感谢了。

    起初他们以为乔璟也是那样的老师之一。可到了寻常教师们会离开的月份,他却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就有学生忍不住问了。

    “乔老师, 需要我叫大家过来帮你收拾东西吗?”

    “啊?”乔璟想了想, “我那边东西不多, 有什么乱的我自己收拾就好。”

    心里还暖洋洋的,想着这边的孩子们真是怪热心的,一个个不及裤腰高的个子,下了学帮家里干活就算了,怎么还要来给他收拾屋子。

    他在这么点年纪的时候哪里想得到这么多,起床都不带铺一下被子的。

    结果才回答完,那小孩低下了头,绞了绞被洗得发白的衣角,问:“那你以后会想我们吗?”

    “当然会想啊。”乔璟更不理解了, 却还是照着他的思路说下去, “哪怕小琪忘了乔老师, 老师也还是会想你的。”

    小孩突然急了,摇头说:“我不可能忘了乔老师的, 你是我们见过最好的老师……那你回家以后,可以经常给我们写信吗?”

    乔璟这才听明白。

    可他哪里露出要走的表现了?

    乔璟困惑着抬头,看到办公室的窗外还躲着几个脑袋,一见他视线扫过来连忙蹲下|身去,但有个别长得高些的蹲得幅度不够,就露了个黑黢黢的头顶出来。

    乔璟摸了摸身前女孩的头发,微微抬高声音,方便外面的同学们听清:“为什么会觉得老师要走呀?”

    “因为乔老师总归要走的,别的老师都待不了更长时间了。”

    乔璟了然,冲她温和地笑了笑:“那乔老师就努力做待在这边时间最长的老师。”

    小女孩愣住,对着乔璟干眨眼,似乎听不明白他话外的意思。

    乔璟把她往外推了推:“少胡思乱想了,老师还没打算走呢,别着急赶我。作业写完了就快和同学们玩去吧。”

    好容易哄着送走了一群小的,突然又冲进来几个高年级的男生,亮着公鸭一样的嗓子喊道:“乔老师乔老师,村口有人找你。”

    “谁找我?”乔璟喝了口水润下最近莫名有些咳起来的喉咙,在心中盘算是不是和哪个村民有约,却因为太忙被自己给忘记了。

    “不认识,两个好高的人,一个看着很凶,另一个戴眼镜的稍微好点。”

    “不过两个都很帅,女孩子们全跑出去看了。”

    乔璟拧保温杯的手一顿,这个描述……他脑子里一下子有形象能对上了。

    “那个,你们没和他们说我在这里吧?”

    孩子们面面相觑。

    “乔老师,是不是有人要找你麻烦啊?”其中一个男孩有些担心地说,“那男的看起来也太凶了,不像是什么好人,我刚刚本来是想拦着他们不要说出你在这里的,没来得及拦住。”

    “不要紧,我已经找我大伯他们回去喊人了,到时候多拿点木棍铁锹什么的,我们人多,真有什么也不怕打不过他们。”

    乔璟连忙道:“这倒也不太至于,咱们文明些……你们先等我去问问清楚情况。”

    话还没说完,校长突然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乔璟:“我这儿今天可真是太热闹了。”

    “乔老师不忙的话先和我走一下吧,有人找你呢!”校长满面的高兴藏都藏不住,“还带了好多好多东西过来,可把围过去的孩子们高兴坏了,乔老师真的有心了。”

    “什……什么有心?”

    “不是你让他俩给学生们带东西来的吗?”校长说,“两个小伙子还说麻烦我照顾你这么长时间……瞧瞧这话说的,明明是乔老师一直在照顾大家,我们全村本来就欠你这么多了,怎么还好意思让乔老师破费。”

    不用猜了,乔璟心说,来的一定是陈岁淮和纪澜了。

    他其实没想过能真的在山里躲上几十年,不管他自觉把行踪盖得多么掩饰,人只要活在世上,使用过通讯信息,总归没有完全不透风的墙能把自己完全藏起来。

    会被他们找到是迟早的事情,但乔璟还是觉得这才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陈岁淮他们动作也太快了。

    他还没有做好面对陈岁淮质问的准备,也不觉得自己已经整理清楚感情,能将先前的依赖与爱意切个干净。

    别说彻底告别过去了,他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却好像只会愈发思念与陈岁淮相处的每一天。

    如今乔璟学会的生活技巧越来越多,遇到了什么困难也不会再想着找别人帮忙,而是首先思考自己要如何解决。

    可这并不耽搁乔璟在内心反复地想,如果陈岁淮在就好了。

    生火的时候想,洗衣服的时候想,白日里看孩子们叽叽喳喳交头接耳的时候想,夜里孤枕难眠的时候也想……

    于是此刻的乔璟更不想面对陈岁淮了。

    可是……如果陈岁淮只是要来质问他的存在,将心中的苦闷发泄到他身上——就像梦中那样,又为什么要带上物资看望孩子们,还把功劳算在他头上呢?

    乔璟原地徘徊两步,硬着头皮往校长指的地方走去。

    不管怎么样,总得出去见见他们的。

    逃避这么久,已经是他偷来的时间了。不

    *

    乔璟觉得陈岁淮他们找来的时间太快,可在陈岁淮眼里,他简直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去找乔璟。

    纪澜的记忆力一向很优秀,在知道乔璟离开以后立刻列出了前世他跟踪乔璟去过的所有山区的村落。

    “他跑了这么多地方。”陈岁淮说,“奔波来奔波去,得多辛苦啊。”

    “陈哥在山村里待过,应该知道在那些地方推行教育其实很不容易的。许多家长觉得读书没什么用,孩子到了一定年龄还去上学就意味着家里少了劳动力,更别说放年轻人出远门了。”

    于是无知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把一个又一个的少年灵魂禁锢在泥泞里。

    直到有那么一代人觉悟出什么,用尽浑身力气或是自己,或是供自己的孩子挣扎着逃离出去。

    走出去的人几乎不再回乡,于是又开始了一轮死循环。

    “现在不及很多年后,网络普及得全面,要让他们看到外面的世界来拓宽眼界还太难了。”纪澜说,“所以乔哥只能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一旦遭受到排斥,或者再没什么能帮的时候,就会启程去下一个地方,他加入的组织会专门帮忙对接这种需要支教的村落。”

    陈岁淮点头:“司一柠那里有什么消息吗?”

    纪澜推了推眼镜:“她应该是知道乔璟下落的,但口风很紧——和上辈子一样。而且非常敏锐,一感觉到我在探听什么就立刻什么都不回复了。”

    意识到陈岁淮打算说什么,纪澜直接拒绝:“陈哥饶了我吧,她最近都不太搭理我了,我哪里还敢拐弯抹角问。”

    “……那我们从哪里做起,你上辈子都怎么跟踪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上一世不管是纪澜还是陈岁淮,使唤得动的人很多,手里资源也数不胜数。找个人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随口吩咐下去再给点好处,就有层出不穷的消息传上来。

    这会儿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陈岁淮指着纸上的地名说:“你是按时间顺序写的吗?算了,也无所谓是不是吧,一个个找过去,总归能有线索。”

    这粗暴的计划听着容易,可实际做起来,身前总是拦着万般困难。

    梗在陈岁淮心头最大的阻碍,其实更在于他每一次满怀期待走进一个村落,却并没有打听到任何有关乔璟来过的消息时,那种沉重得几乎能把他吞噬掉的无力与失望感。

    “乔璟加入的支教团队对接的山区一共就这么几个,总归能找到的,说不定下一个目的地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了。”纪澜这样给他打气道。

    一开始被陈岁淮拽出来的时候,要说他心里全无抱怨是不可能的。可是跟在陈岁淮身后,看着他一次次打起精神又陷入迷茫,很难做到完全地旁观。更不要提他本来就对乔璟有些愧疚的。

    “可是……已经是夏天了。”

    夏末多山洪,陈岁淮很难控制自己不多想。

    纪澜在陈岁淮身边击掌三下,惊得陈岁淮皱眉躲开:“你干什么?”

    “我们那儿的风俗,快照着我做,拍三下手然后说‘呸呸呸’。”纪澜一脸认真,“小孩子无意说了不吉利的话,大人就会让这样做,说过的话才不会被神鬼当真。”

    陈岁淮表情十分扭曲地看着纪澜,像是十分嫌弃他口中那极其不唯物主义、一听就是糊弄傻子的“风俗”。

    可是过了几秒钟,他撇开头避开纪澜的视线,满脸不情不愿地照做了一回。

    所以陈岁淮找到这个村庄的时候,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为了能减少自己的失落感,可以迅速打起精神前往下一个村落,他甚至预先给自己预设好此行定会扑空的准备。

    可这一回与从前每一次都不一样。村民与几个半大的少年在听到乔璟两个字时,眼里瞬间闪了一下的光亮根本掩饰不住。

    陈岁淮却呆滞地愣在原地,生出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还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