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来健身房, 当然是锻炼的嘛。”乔璟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在公众场合把真实目的说出来,又问, “你在这里做什么?”

    陈岁淮看了看乔璟,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把话原封不动还给他:“我来,当然是来锻炼的。”

    乔璟顺着他的目光也在二人之间打了个圈, 更加不好意思了起来。

    他还挺少见到陈岁淮这个样子的, 平日里陈岁淮喜欢穿的大多是素色的衬衫, 衣柜门打开就开始玩找不同游戏,一点也不像个年轻有朝气的大学生。

    可是看多了陈岁淮板正穿着的样子, 这会儿见他和健身房里大部分男生一样单套一件背心, 乔璟怪不习惯的。

    更重要的是, 他还真不知道陈岁淮的衬衫下面, 原来有那么好看的肌肉线条。

    而此刻这具比雕塑更健硕美丽的肉|体站在他面前,因为刚运动完而冒着丝丝热气,表面一层细密的汗珠让它看起来更加立体有光泽。

    乔璟刚才从壮汉中间走过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侧身绕开人群,生怕那些人动作幅度一大就把汗珠甩在他身上。

    可这会儿见到陈岁淮,意外的同时,却不忘把自己为了融入环境,装模作样带过来的毛巾递过去:“出了汗要及时擦掉,不然容易感冒的。”

    陈岁淮没动, 乔璟很是自然地上手替他擦了擦脖颈上的汗:“你放心, 我没用过, 干净的。”

    “我自己来。”陈岁淮连忙接过那干燥的毛巾,顺便往后退了一步, 下意识接口道,“没嫌你脏。”

    算起来乔璟各方面可比他精致讲究多了,街上多走了会儿沾点灰就要回家洗两遍衣服的人,和他这种泥潭里滚大的哪能放在一起比。

    可话说了出去,陈岁淮又皱了皱眉,扭转说辞:“我是说你根本没锻炼,想想就知道这毛巾没用来擦过汗,所以它不脏。”

    乔璟没注意陈岁淮特地将“他脏”和“毛巾脏”区分开来表述,只笑着点了点头,心想,还是陈岁淮好,他哪怕浑身是汗,也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和那些臭气熏天的家伙完全不同。

    “不过你一直都在这里健身的吗?”乔璟看了看墙上挂着钟的指针,已经晚上七点了,平日里这个时候陈岁淮和他都在家里刚吃完饭。

    “今天是周三。”

    “周三怎么了?”

    陈岁淮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你周三周五下课都晚。”

    乔璟想了想,才明白过来陈岁淮说的是什么。

    所以是因为他下课回去得晚,吃饭的时间推迟了,陈岁淮才会选择这个时间出来锻炼?

    陈岁淮看着乔璟顿时十分感动的神情,有些懊悔说出了真实原因,连忙把话题引回去:“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在这里?”

    在乔璟开口重复那个一听就有问题的回答前,他打断道:“别说来健身的,你刚刚有整整十分钟脚上一步都没踩,周围来一个人你就盯一个愣神,到底是在干什么?”

    乔璟想,他其实要求还挺高的,并没有像陈岁淮说的那样来一个看一个。健身房里锻炼的又不是各个符合他单主的审美标准,只有那些练得很好的才值得他多打量两眼。

    可是想到这里,乔璟忽然低头,让视线落在陈岁淮露在马甲外面的胸部。

    中间清晰地凹下一条沟壑,自锁骨下方一路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

    乔璟激动地吞了下口水,刚才那些被他做参照的人和陈岁淮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么一具完美的躯体就在他身边,他怎么从前就没发现呢!

    错过了多少练人体的好机会啊!

    他哪里还需要费尽心思做伪装来健身房受这委屈?

    乔璟越想眼神越亮,与此同时把陈岁淮盯得愈发毛骨悚然。

    虽然他健身的目的就是保持一个良好的体魄,能应对高强度的学习和工作,可是陈岁淮向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

    骨架底子在那里,他又极端自律,饮食上的讲究外加前世专门请教练学习的技巧在身,让他比别人更容易练就男同学们梦寐以求的肌肉。

    哪怕是在健身房这种肌肉男含量极高的地方,陈岁淮也经常接收到来自同性嫉妒或是羡慕的目光。

    可乔璟的这种打量让陈岁淮感到十分陌生。

    它既不像挑剔,也不像欣赏,即使是陈岁淮这样大方面对一切审视的人,都忍不住感觉十分别扭。

    他把毛巾还给乔璟,可手伸到半路想到这是自己刚用过了,又拿了回来:“回去吧。”

    “好……那个,我才没练多久呢。”乔璟临时抱佛脚地蹬了蹬腿,又在陈岁淮无语的目光中讪讪地从椭圆机上下来。

    他正要追上陈岁淮的步伐,却被一个健硕的男子拦住了去路。

    “哟,这不是我们系花乔璟吗?”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乔璟上方传来。

    乔璟皱了皱眉,暗地里叹了口气,等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端着挑不出错的微笑,礼貌地说:“好巧,陶琛。”

    这人刚才走过来的时候陈岁淮就注意到他了,可他以为这是乔璟的同班同学,一直盯着乔璟只是为了来打个招呼,所以目不斜视地与他擦肩而过。

    可等从他嘴里听到“系花”两个字的时候,陈岁淮觉得不太对劲。

    虽然陈岁淮觉得乔璟这中性的长相,不管是做系花还是系草都还算够格,但很明显那男生用这个词来形容乔璟,心中的恶意连遮都不遮掩一下。

    果然,陶琛接着讽刺道:“你这不男不女的家伙,来健身房干什么,钓凯子的?”

    陈岁淮脸上阴郁颜色更重,在乔璟开口回答前,往回走到陶琛与乔璟中间,用身躯隔开他们:“关你屁事。”

    “你又是谁?”陶琛立刻回道,可等他看清楚眼前这个生面孔男子比自己更加伟岸的体格和满脸不耐的凶相,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往后退了半步。

    理智告诉他,这个人和乔璟不一样,绝对不是可以随意辱骂的善茬。陶琛虽然也是一身肌肉,可算起来只是好看的花架子,没什么真本领,他不敢贸然招惹摸不清底细的人,怕真打起来落不得好。

    可他情感上见不得乔璟从他面前全身而退。

    “我和乔璟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陶琛看见乔璟自然地往陈岁淮身后避了避,心中的不爽更甚,嘴上立刻把不住门:“噢刚还说,来钓凯子的,怎么,你也被这双插头钓到了?”

    乔璟急道:“陶琛你说话注意点!”

    “我说话什么样子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怎么现在要我注意了?”

    乔璟深吸一口气,忍无可忍说:“你平时怎么说我无所谓,但这是我弟弟,你放尊重些。”

    陶琛嗤笑一声:“你哪里来的弟弟,编这种理由恶不恶心。哦我知道了,情趣啊,你还专挑弟弟下手,怪专一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正在招标,要是不想因为你的缘故让招标会被乔氏搞黄,现在就请离开这里。”

    话音落下,不管是陶琛还是陈岁淮都愣了一下,齐刷刷地看向乔璟。

    他们都没想到乔璟这软包子的性格也会威胁人,还一下子拿捏住了别人的软肋。

    陶琛怪异地上下打量了一圈陈岁淮,好奇这到底是个怎么重要的人物,能让乔璟这样支棱起来维护。

    陈岁淮也有着同样的疑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叫乔璟动了火气。

    不过乔璟还算聪明。他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在乔氏其实都算不上有什么实权能动摇得了重要决策,可外人又不知道这事,拿乔家少爷的名头来吓唬人绰绰有余。

    这一惊讶,就让陈岁淮从陶琛刚才惊世骇俗的发言里抽身出来。

    乔璟戳了戳陈岁淮:“他走了,我们也走吧。”

    “哦。”陈岁淮回头看了眼有些沮丧的乔璟,率先走出健身房。

    一路上乔璟一直在等陈岁淮问自己什么,可他等来等去,都没等到陈岁淮的什么质疑,反倒是自己按捺不住,率先开了话头。

    “刚刚那个人……你别太放在心上。”

    陈岁淮还在纠结乔璟之前看自己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闻言随口应了一句:“哦,他是谁?”

    这话只是顺口接上乔璟的话,陈岁淮原本以为自己又会像之前一样,把乔璟的回答当成bg入不了耳。

    没想到乔璟和那陶琛的故事精彩到哪怕他一开始没想着听,都忍不住侧耳。

    陶琛和乔璟虽然是一个系的,但两人不在一个班级,乔璟又不参加任何社团,除了在学院大课上的相遇,两个人原本应该是没什么交集的。

    可是乔璟的耀眼与他本身低调的性格没有任何关系,他的外貌与身世背景让他走到哪里都随时成为众人议论的中心。

    哪怕他什么都不做,都会在刚开学的时候成为女孩子们关注的对象。哪怕有些女孩子是有对象的,比如陶琛当时的女友。

    “噢,情敌啊。”陈岁淮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人码子挺大,气量真小。”

    乔璟两只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陶琛的前女友追他的事情当时尽管闹得人尽皆知,可陶琛并没有因此多为难他什么,因为乔璟在处理这种事情上向来干脆利落,绝不留一点可以转圜的余地。

    他知道拒绝得太过委婉,反而是对女孩子不利的因素,所以在陶琛前女友刚和他表白的时候乔璟就将话说得很明白。

    陶琛发现女友劈腿的时候,就算心里再不爽,也找不出乔璟的错,只觉得一切是他女朋友定力太差的问题,她们注定长久不了。就算不是乔璟,也会是别人的存在让她主动提出分手。

    可是后来……

    乔璟无奈地说:“他的双胞胎弟弟也向我表白了。”

    陈岁淮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