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5

小说:这个真少爷好凶 作者:于隆冬捕月
    第七十一章

    “这话说得太感性了, 我不喜欢,有些像那个人。”

    乔璟忍不住嗤笑了声:“你在说陈旭风吗?我们是亲生父子,自然是像的。”

    他原本真的被乔岩骗到, 以为他和陈旭风是关系多好的朋友, 只是理念不同所以这么多年不曾有太多联系。

    没想到乔岩真情实感地恨着和陈旭风有关的所有点滴。

    乔岩无视了乔璟的嘲讽, 又说:“虽说有时候阿珮也很感性,但她心软得十分有趣, 很多时候明明心里已经认输了, 嘴上却还是别扭着不肯承认, 特别惹人怜爱。你这一点不像她,有什么说什么, 我怎么教都教不好。”

    “我那时竟然以为你只是觉得我说话做事不圆滑, 长大后没法在社会里里讨得好。”乔璟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原来只是因为不够像她。”

    乔岩凝望着乔璟的眼睛, 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了会儿才又开口:“你看起来还会因为我的话感到难过,既然如此,为什么非要与爸爸走到这个地步呢?现在回头还不晚,回到我身边,爸爸已经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了,以后一定加倍爱护你。”

    乔璟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还期待着能从乔岩这里得到一点撕破脸面后的真心,无论它怎么丑陋又残忍,至少两个人能坦诚地面对彼此。原来他从进来开始乔岩所展露的每个表情都有其它的目的。

    他还在试图击垮自己内心的防线, 用自己一直试图从他身上获取的关爱来作为筹码, 榨干自己身上剩余那点替代品的价值。

    “你要什么?乔氏?给别人伸张正义来累加自己的名声?爸爸都能给你。噢对了, 陈岁淮那孩子十分像我,可我听说你们十分投缘, 你之前做那些事是不是在替他打抱不平?那我以后对他也好一些,爸爸都能答应你。”

    说这话的时候乔岩虽仍坐在椅子上,脸上却浮现出有些狰狞的兴奋神情,眼眶布满血丝,嘴角咧得很开,颧骨上的肌肉随之微微颤抖。脖颈与手臂上青筋暴起,仿佛下一刻就按捺不住自己要冲到乔璟面前。

    乔璟忽然觉得这张熟悉的面容从内到外一样丑恶。

    他想错了,乔岩这人根本没有心,又谈什么坦荡相待。

    乔璟站起身,对一旁的监控点头示意,打算结束这个会面。

    乔岩却忽然抬高声音:“你肯答应见我,不就是因为对我还有期许吗?我都说了,什么都能答应你,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不是的,我对你没什么期许了。”乔璟侧身,避开探视屋外玻璃窗反射到他脸上的阳光,目光不可避地瞥到了焦躁起来的乔岩身上,“我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那你恨我啊,待在爸爸身边,让我来赎罪好不好?我以后一无所有了,全都任你摆布,这样不合你心意吗?”

    乔璟摇了摇头:“我也没那功夫恨你。”

    然后他似乎一秒也不愿多施舍给乔岩,转身离开。

    身后的乔岩突然疯了似的大笑起来,艰难地向前俯去,试图用手敲打那栏杆,发出动静好让乔璟再回头看他一眼。

    “像,真的像。”

    这看他像看渣滓一样不屑的眼神都是那么类似。

    当初威胁过许珮后,乔岩曾经想过,如果许珮是因为害怕他对陈旭风还有陈岁淮下手,选择屈服于自己,自然最好不过。可如果许珮只是与他虚与委蛇,带着无穷尽的恨待在他身边,乔岩也感到十分高兴。

    恨这种极致的感情,归根结底也是一种在意。至少它的存在能让许珮更踏实地待在自己身边。

    然而那时许珮只是低头拨弄了下垂在膝头的手指,然后轻蔑地笑了下,没再和他多说什么就要离开。

    乔岩很是自信许珮会为了陈岁淮和陈旭风答应自己的,但见她转身得那么果断,也没流露出一点足够让他揣摩的情绪,乔岩就有些端不太住,出声喊住她:“你好好想想,计量一下得失,阿珮那么聪明,会做出正确抉择的。”

    可许珮的脚步都没有顿一下。

    没几日就传来了她跳河自尽的消息。

    就好像在她的生命里有许许多多人和事值得她为了他们放弃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霉。可这所有打算与在意中从来没有乔岩这个人存在的一席之地,所以许珮生也好死也罢,都不愿意把多余的感情施舍给乔岩一点。

    就像这一刻的乔璟一样。

    乔岩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乔璟连恨都不愿意恨他。明明他已经耐着性子说了那么多,给出的条件和所做的让步都远远比当初优渥。

    可那些人还是连多看他一眼都不肯。

    *

    等到乔璟回到陈岁淮的车内时,沉默了许久。陈岁淮十分体贴地没有说话,留时间给乔璟自己整理心情。

    他看起来有些释然,可似乎还是被难过的情绪占了多数。

    好一会儿乔璟才舒了口气,对陈岁淮讪笑道:“虽然感觉有些丢人,但还是做不到完全不在意。不过你放心,我在那个人面前装得特别潇洒,一点都没露出这种表情。”

    陈岁淮用指节蹭了蹭乔璟的脸:“不丢人,你做得很好。辛苦了。”

    这句低沉的耳语似乎把乔璟心头的阴霾也吹散了些,与陈岁淮说:“你知道他为了让我动摇,都说了什么吗?居然说如果我太善良了,为你的遭遇打抱不平,他愿意对你也好一些,弥补你小时候缺失的父爱。”

    陈岁淮见乔璟松弛了些,话又多了起来,心口暖洋洋的,闻言没发表什么评论,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乔璟甚至与他开起了玩笑:“我替你拒绝了,你不会怪我的吧?”

    陈岁淮边启动轿车开出园区,边说:“嗯,怪你剥夺了我吃泔水的权利,那自作主张的小乔总今天晚上能请我吃顿好的吗?”

    “好好聊着天呢,又想哪儿去了!”乔璟愣了会儿才明白过来陈岁淮说的究竟是个什么吃法,气得想往陈岁淮身上招呼,却又不敢打扰他开车,把自己憋成了一只河豚。

    打闹把原先车内有些沉闷的气氛彻底打破,乔璟感觉自己终于赢得了新生,懒洋洋地在副驾伸手舒展了下筋骨,对陈岁淮说:“别这样喊我,我说不去乔氏工作没在闹情绪,是认真的。不是不相信你把乔氏整顿得很好,也不是心里还有些阴影克服不了。我对自己一手带起来的项目和小组感情是很深,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乔璟趁着红灯,打开手机的电子邮箱,将一封邮件举到陈岁淮眼前。

    “看,冯教授答应收我为徒弟,也允许我在他的课上旁听了。”

    这可是s大史无前例的事情,艺术系与其它学科壁垒很深,冯景明又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刁钻,连同系的学生不入他眼的都不能来他课上旁听。

    但陈岁淮在替乔璟感到高兴的同时,并不意外这个结果。

    几个月前陈岁淮想过要不要故技重施,逼迫那位不讲人情的教授强行收了乔璟作弟子,就像他上辈子答应的那样。

    可后来当他看到了乔璟的努力和成果,又觉得自己若是这样做了反倒是对乔璟付出的辱没。

    以他的天赋以及努力程度,画作被看到和肯定是迟早的事情。陈岁淮十分确定这一点,所以在知道消息的这刻,只剩下了“果然如此”的心情。

    被他这样直白地夸着,乔璟却罕见地没有因为不好意思而脸红。他对着手机屏幕里那封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细节的邮件傻笑几秒,然后说:“我也这么觉得。”

    过去不管是在学习还是工作中,心虚其实一直是乔璟的常态。

    有些时候是因为自己的知识储备量不够,不太在学科上开窍,又做不到完全摆烂,所以遇到作业和考试乔璟总要连着好久睡不安稳觉。

    后来他在陈岁淮的帮助下找到了些门道,又自己奋发直追补了许多功课,可乔璟在工作中自己负责一块任务的时候,却还是处于这种惶恐的状态中。

    无论他每次提前做了多么详细的准备,反反复复检查了多少次细节,却也只能做到表面上佯装底气十足,背后冒的冷汗依旧能把衬衫下的背心打湿。

    “把作品投递到信箱的时候,我手都没抖一下。只觉得如果能被看中,那是我努力之后应得的,如果这并不符合教授对‘风’的期待,那也没什么,大概是缘分未到,并不意味着我哪里不如别人。”

    “我会继续等待下一个能做冯教授弟子的机会,但如果这辈子做不成,我也不觉得多遗憾。这一路上我最清楚自己的进步,这就够了,我很满意这样的状态。”

    陈岁淮透过后视镜看到阳光洒在乔璟的脸上,与他嘴角的笑意融化在一起,叫他整个人看起来耀眼得像油画一样。

    “真好。”陈岁淮说,“这样我就不担心了。”

    乔璟侧头:“你还担心什么?”

    陈岁淮:“明天就要去正式上课了,我怕你太久不回学校,不适应那里的氛围。但感觉现在的你和从前大不一样了,不管什么场面都能应对过来。”

    陈岁淮把车子停稳,解开安全带后俯身在乔璟脸上轻啄了下:“希望你永远这样自信、开心下去,乔璟,你值得所有最好的东西。”

    乔璟被啄得有些痒,又觉得熄火后的车内很热,脸颊两侧胀胀的,就伸手去推几乎把重量卸在自己身上的陈岁淮:“我会加油的……但我没太听懂,学校里还能有什么场面我应付不过来的?”

    陈岁淮好笑地看着他:“你该不会对自己现在在学校的名声没点数吧?”

    第七十二章

    能有什么数呢, 乔璟往炸药堆里扔了个火机,头也没回地就大步往深山老林里钻进另一个世界了,身后到底发生了啥他一概掩耳盗铃地装不存在。

    司一柠早前和乔璟抱怨过几句, 但并没有描述太多细节。所以乔璟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当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丝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si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